英语与工作

在数字技术、零工经济增长以及个人消费模式中社会资本 价值不断上升的推动下,现代职场正在迅速演变。公司不 再仅限于参与全球市场竞争,人们愈加期望它们在行为上 符合道德准则,积极吸引客户,摈弃不良因素,以免其玷污 品牌形象。实际上,2019年的爱德曼信任晴雨表(Edelman Trust Barometer)报告称,全球56%的人相信企业可以“做 正确的事”,而只有47%的人信任政府。

这些快速的变化促使员工教育蓬勃发展。《斯隆管理评论》 (Sloan Management Review)和德勤(Deloitte)的2018 年全球数字化企业高管研究项目(Digital Business Global Executive Study and Research Project)对全球4300名高 管和专业人士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90%的调查参与者 认为自己的技能至少需要每年更新一次,44%的调查参与 者认为员工培养应贯穿全年。

与此同时,从事非典型就业安排的劳动力越来越多,如合 同工、自由职业者、兼职人员和临时工,这意味着越来越多 的人被排除在现有的培训模式之外。管理外部人才细分和 优化劳动力生态系统需要以全新的思维方式看待培训和 发展。自主学习有可能解决其中一些问题,员工管理的个 人培训账户可以同时接受雇主和政府的资助,还可以通过 外部审查微认证来确保技能的可携性。

本次调查数据衡量出的当前员工英语熟练度不应被解读 为特定行业或工作职能的目标英语水平,我们可以将其视 作英语水平的简要概括,因为这些数据是基于全球平均 值。许多职场人士英语水平不高,无法在目前的岗位上充 分发挥作用,也无法适应新的岗位。负责员工培训和培养 的人员必须从战略角度来考量每项职能和组织内每名成 员的英语熟练度要求。

公共领域与私营领域

所有竞争性行业的英语熟练度都非常接近,熟练度最低的 物流行业与熟练度最高的制药行业之间的差距不到10分。 公共领域的员工和教育工作者远远落后于私营行业员工。

乍一看,这个结果可能非常直观易懂。毕竟,如果说有哪个 领域会受到国界的限制,无疑就是公共领域。然而,许多政 府和教育行业的职位对英语熟练度有直接要求,包括英语 教学、外交、研究和国际维和任务。而且,对于任何职位来 说,会说英语的专业人士均能够更广泛地接触各种观点、实 践和人才。此外,具备与私营领域相当的英语水平的公务员 可以在经济或个人生活发生变化时有机会寻求其他工作。 一份终生性事业得益于过去的付出与努力。公共领域和私 营领域员工在英语熟练度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应该引起 各国政府的重视,其员工缺乏为其他领域工作的能力。

被团队拒之门外

现如今,企业以高度协作的方式运作,采用的是扁平式结 构且专用的内部网络工具。这些创新旨在让公司更加灵 活、更具创新力以及更加公平。但是我们的数据显示,机构 的某些部门并没有受到同等待遇。一般来说,文员、分销 人员、会计和客服人员的英语熟练度要比他们的同事低得 多。这一差距使得他们无法成为跨国团队中的高效成员, 也限制了他们的职业前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基于目前的技 术,近三分之二的工作内容可以实现机械自动化。如果工 作机会减少,那么从业人员需要机会来转型到新岗位。如 果他们的英语水平较差,要实现这种转型将会困难重

获得晋升

在我们有足够数据的地区中,经理级员工的英语水平都优 于高管和普通员工。英语水平的差距在拉丁美洲这个成年 人英语熟练度均值较低的地区尤为明显。这一发现表明, 在这两个地区员工想要从公司初级岗位晋升至管理岗位 可能遇到“语言天花板”现象,即除非员工会说英语,否则 不会获得晋升。但这一定律似乎并不适用于高管,因为高 管层的选拔更加严格,并且更注重其他领导素质。几乎每 位高管都比普通员工年长一些。我们的数据显示,一般来 说,40岁以上人士的英语熟练度要低得多。也许高管职位 的合格候选人并不都是具备良好的英语水平。

按行业统计的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

英语熟练度指标得分

按职能统计的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

英语熟练度指标得分

按职位级别统计的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

英语熟练度指标得分